忍者ブログ

取名字好難

Home > > [PR] Home > 腦內交響曲 > 孟婆湯 #2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孟婆湯 #2

  八歲那年,太傅教授四書,太子對白子菱說自己沒有好好記下筆記,把白子菱的書册借了回去。第二天早上,太傅指名白子菱把接下來要學的內容念一遍,白子菱老實打開書册放聲朗讀“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氣得太傅打了他好幾下手掌。
    十一歲那年,太子偷來了皇后的胭脂,往午睡得正酣的白子菱臉上塗了兩個比猴子屁股還紅的圈,什麽也不知道的白子菱從宮裏回家,一直被身邊的人指指點點,回家被白將軍看到了還駡了他一頓“不知所謂”。
    十五歲那年,太子第一次偷走出宮,白子菱被迫作伴,太子看到但凡熱鬧的地方必要瞧瞧,白子菱戰戰兢兢地一直跟在身後。哪料太子看得興起,直到日落西山才願回宮,白子菱因此被白將軍打了一頓,幸好得皇上皇后勸說最後才避過重罰。
 
 白子菱搖了搖頭,比起征戰沙場,仿佛這段日子更讓人覺得難熬。
 
“咳咳。”天字一號房那頭傳來了熟悉的訊號。
白子菱側過身子靠近兩間客房之間的那堵墻:“公子。”
“卯時啓程歸去。”利落不帶半點留戀的命令。
“是。”
 
就算知道那人只是路過逢場作戲,但白子菱心裏面還是覺得多少不安。雖說帝王之身後宮三千,却不見得那人從來把誰放到過心上。也許正是如此,已經二十好三了,後宮之中依然沒有一位能讓他安定下來的紅顔。更且,因爲這個原因,至今也沒有一個皇室子嗣,或多或少,都會引來宮中的一些流言蜚語。白子菱在宮中生活多年,多少也明白這或許成爲某些有心人用來興風作浪的藉口跟苗頭。
 
“發什麽呆呢。”那人自從踏上歸程以後,就一直在馬車內一言不發,白子菱也有點驚訝他會主動打破這個沉默。
“臣……臣只是在想不知那名女子如何了。再怎麽說,她也與皇上相伴多日……”
那人眯了一下眼睛:“朕的白將軍,什麽時候開始擔心起朕的兒女私情來了?按白將軍的說法,難不成應該讓朕把那女子正式接入宮,好安一個名分?”
“臣該死!臣不是這個意思!”
“……現在這就只有朕跟你,就不要動不動說什麽該死不該死了。你跟隨朕這麽多年,難道還不瞭解朕什麽時候是在開玩笑?”那人嘴角有些上揚,就跟小時候打著壞主意時的表情一樣。
“是的……臣知罪。”
“你看你……”
“……”
那人挪了挪身子,往白子菱身旁坐過去。白子菱下意識的遠離了他一些,那人似乎也沒有怎麽在意,繼續自說自話:“欸,你覺得朕是個好皇帝嗎?”      
“這……”這人話題怎麽轉得如此的快,讓白子菱差點兒接不上話,“皇上當然是個好皇帝,如今的太平盛世,社稷安寧,不就是最有力的說辭嗎?”
“你當真這麽想?”
“臣絕不敢有半句謊言。”
“只是怕有些事情,幷不是眼見就能爲實。自朕十九歲等級以來,已四年有餘,當年先皇所說的這句話朕越來越有所體會。朝廷裏的爾虞我詐,宮中的明爭暗鬥,多少真多少假,朕只是怕有一天不能明辨是非……”
“皇上乃人中之龍,自有上天所眷顧與賜予的才能。臣以爲,皇上所想所作當中必有其緣由……”
“够了,”那人揮了揮衣袖,“什麽時候開始你也變得越來越無趣,只會用這種官腔敷衍朕!”
“臣……”
“朕只想多問你一個問題,”那人轉過了臉,看著白子菱的側臉,“你的話,朕能當真嗎?”
“臣對皇上的忠心可昭日月!!” 自己也嚇了一跳,不知道要著急向那人表現些什麽似的,居然大聲地喊了出來,白子菱趕忙捂住了嘴。
“哈哈哈,怎麽那麽多年你還是一個模樣啊,哈哈哈……”那人開懷地笑了,剛剛那種凝重的氣氛瞬間消失了。
太好了。白子菱也不知道爲什麽心裏會蹦出這麽一句話。
那人足足笑了半炷香時間那麽久,白子菱只好什麽都不說,就默默坐在一旁繼續等那人開著自己的玩笑。
“這幾天你也累了吧,看你連續幾天都偷偷打呵欠就知道了。”那人終于笑得停了下來,“趁這時間好好閉目養神吧,回京以後還有很多事情讓你做呢。”
確實白子菱這段時間累壞了:“那臣就恭敬不如從命。”
他側過頭靠上車厢,不一會兒意識就朦朧了。模糊之際,他感到有人一直盯著他看,常年征戰邊疆的他理應會這種注視有所戒備,但此刻他只覺得再也沒有比這更安心的時候了,于是似夢非夢地微微揚起了嘴角。
 
回京三天,皇上召了文武百官上朝,說是要嚴查關于晋陽賑灾銀兩物資運送時涉及徇私賄賂。此消息一出,朝中上下當然嘩然。要知道從先皇開始,就對此種贓罪定下嚴厲的法令,雖說立國至此三十餘年,當中或多或少還是存在這種腐敗的現象,但大家都知道晋陽賑灾這可是件大事,任誰就算想,也不應該挑這個時機這件事情。不過更讓人奇怪的是,之前幷沒有任何的風聲,皇上到底是從哪兒打聽回來。衆臣不免有些擔憂,就只怕這是皇上用來排除异己的藉口。若真如此,冤獄一事可是免不了的。所以朝上大家多少都有些避諱,只敢恭恭敬敬地低著頭。
 
“……密報上的內容大概如此,不知衆卿家有何建議或看法?”戴上了皇冠,穿上龍袍以後跟那個在跟女子耍流氓嬉皮笑臉的傢伙仿佛不是同一個人似的。白子菱有時候不禁會這麽想到。
話音剛落,丞相龐駿便往前躬身說道:“請恕臣斗膽,敢請問皇上,未知這密報來源是否可靠?”
皇上神情似乎有些細微的變化,不過這變化似乎只有白子菱看在眼裏。
“未知龐卿家此話何解?”
“臣略微翻過晋陽知府交上來的文書,和尹尚書等幾位大人一同研究過,似乎幷未發現有可疑之處。所以,臣等懷疑此封密報怕是有心人所謂,目的是擾亂綱紀,造成不必要的騷動。臣等還請皇上三思再作决定是否有必要去嚴查此事!”
尹尚書等幾位臣子也一同上前:“請皇上三思!“
“放肆!”皇上眉間似乎緊縮了些,“多位卿家此話可是質疑朕剛說的那番話是幷沒有經過深思熟慮?!”
“臣等該死!臣等幷無此意!”上前的幾位臣子一同跪了下來。
只有丞相龐駿依然面容不改一副理直氣壯地望向皇上:“臣只是希望皇上能够清楚知道此事牽連甚廣,關係複雜,若真有此事,按照我朝律例,理應嚴查。但若此密報消息來源不明,弄得廷中人心惶惶,那可是得不償失。忠言,縱是逆耳,懇請皇上明察。”
“先皇從小跟朕說,空穴來風,未必無因。此密報一出,朕確實也有想過後果的嚴重,但若不追尋下去,只一味憑著文書奏摺,只怕朕將來或落得一個不知民間疾苦的昏君罪名。况且……”皇上停頓了一下,繼續往下說道,“某些忠言,怕是心虛所作出的辯解。若被有心人誤解,只怕丞相今天在廷上說的一番話會變成話柄。”
“你……”龐駿似乎還想再說些什麽,話到嘴邊又吞了下去。
“既然衆卿家不再有异議,朕提議,這次出外到晋陽調查的重任交給白將軍,未知意下如何?”不讓對手有反擊的機會,皇上一口氣連同本次任務的人選也宣布了。
其他臣子也不好趁這機會插話,還是恭恭敬敬地低著頭。
龐駿似乎不甘心剛剛被皇上當著衆臣羞辱,也不顧氣氛地繼續說道:“白子菱將軍常年鎮守邊疆,對中原本土的政務似乎不太理解,皇上不是應該指派更有經驗的官員前往更爲妥當?”
“確實龐丞相所言甚是,白將軍對于中原和政務都不太清楚。可此事情况特殊,只有交給一個與此事毫無關聯的人,才能確保此事能够公正嚴明地解决。正是由于白將軍常年在外,朕覺得沒有人比他更合適了。不知朕這個理由,能否說服各位卿家?”
“既然皇上早已有决定,臣也無話可說了!”龐駿揮了揮袖,退回隊列之中。
 
就這樣,白子菱受命成爲調查晋陽事件特派使。


=======================================================
終於嘔出來了……幸好在想故事的時候一早把大綱記下來,不然很容易又變坑了。
不過就算有大綱也沒有用,要可以寫得很古風真是一大難事呀,誰叫高中畢業以後都沒有好好讀過古文,寫出來的東西慘不忍睹。
算了,自己萌自己而已。管他的!(好不負責任的說法……
但不知道爲什麽,我沒有想到說要走這麼正劇的路線,兩位主角就自己跑去干這事了,喂!我寫的可是愛情故事呀,愛情故事,你們好好的感情不談,跑去差什麽貪官污吏,給我回來呀!!!
於是我再一次被文裏面的角色牽著走了……

拍手[1回]

PR
コメント
1.無題 川さん (2011/05/22 13:01)

這次的文相對有點短,我看得不過癮啊啊啊啊,球後續←打死拖走~~
啊啊,古代帝王臣子文很難不寫貪官污吏的啊,除非是開國皇帝,這點蛋蛋你就別糾結了(拍肩~~~)而且古風要寫很古真的很難啊,畢竟不是在那個年代,要想考究又要去挖歷史,還是隨意一點吧,來個非正史設定會比較輕鬆~~
愛情也可以在外出的過程中升溫什麽的,畢竟一天窩在皇城里被無數雙眼睛盯著還JQ個P啊(喂~)將在外可不從皇命,帝在外也可不從道德嘛桀桀桀桀~~←太猥瑣了

Re:無題

>這次的文相對有點短,我看得不過癮啊啊啊啊,球後續←打死拖走~~
>啊啊,古代帝王臣子文很難不寫貪官污吏的啊,除非是開國皇帝,這點蛋蛋你就別糾結了(拍肩~~~)而且古風要寫很古真的很難啊,畢竟不是在那個年代,要想考究又要去挖歷史,還是隨意一點吧,來個非正史設定會比較輕鬆~~
>愛情也可以在外出的過程中升溫什麽的,畢竟一天窩在皇城里被無數雙眼睛盯著還JQ個P啊(喂~)將在外可不從皇命,帝在外也可不從道德嘛桀桀桀桀~~←太猥瑣了
被发现偷懒了……
其实已经在架空了……
下次我一定会更想个长长长长长的!

  • 好難取名字
  • 2011/06/01(Wed.)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プロフィール

HN:
好難取名字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話癆 古物大魔王 2.78次元星人
不吐槽會死 大齡女青年
偶爾寫寫坑爹的小故事
能睡絕對不要坐,能坐絕對不要站

最新CM

[09/25 好難取名字]
[05/02 su]
[03/20 川]
[12/03 momo]
[10/14 su]

留守番

ブログ内検索

アクセス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