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取名字好難

Home > > [PR] Home > 腦內交響曲 > 冒犯上帝。立文×柏翹篇(翻舊賬之二)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冒犯上帝。立文×柏翹篇(翻舊賬之二)

寫於09年3月14日。

在巴比倫,有一種巧克力,聽說送給喜歡的人,讓他吃下去,他就會馬上愛上自己。
於是,你偷偷的,買回來了一盒。
在他的紅茶旁放上一顆。
在他的咖啡旁放上一顆。
在他的電腦前擺上一顆。
在他的車頭前擺上一顆。
在他的大衣里塞進一顆。
在他的錢包里塞進一顆。
期待。期待一天他會發現,然後含上一顆。
哪怕是一顆。
於是你滿心歡喜。每天不厭其煩地一次又一次。
檢查,他的。
紅茶旁。
咖啡旁。
電腦前。
車頭前。
大衣里。
錢包里。
直到你發現。
紅茶旁的煉奶已經沒了。
咖啡旁的方糖已經沒了。
電腦前的雜志已經滿了。
車頭前的唱片已經滿了。
大衣里的香煙已經換了。
錢包里的照片已經換了。
可是巧克力還在。
你終於明白,他根本不愛吃巧克力。

 

K3篇
立文一個人坐在MEGA包厢裏,啤酒一杯又一杯的下肚。外面的喧嘩吵鬧,似乎都隨著酒精,一點一點的,在意識的河流裏流失。
 
“阿文呢?”Laughing穿過迷幻在自己世界中的男男女女,走到吧台問道。
“文少一直在包厢裏,沒出過來。”調酒師雙手忙得停不下來,只抬了抬下巴,示意到最角落的那個房間。
“不要再送啤酒來了。”Laughing說完後徑直向包厢走去。
 
打開門,儘是一陣陣的酒味。人,已經像爛泥一樣,陷入了沙發。
“阿文,起來了。”Laughing伸手想拉那人一把,手却被無情的打走。
“我才不用你管!”像是用盡全身氣力般坐了起來,剛喊了這麽一句,立文又倒了下去。
Laughing實在無奈,只好關上門,坐在了立文身邊,然後看著桌子上七八個空蕩蕩的大啤酒杯和七倒八歪的啤酒罐。
“喝那麽醉,爲了什麽呢。”Laughing拿起一個啤酒罐,放在掌心晃了晃。罐子裏還剩了兩口啤酒,他舉到嘴邊一口全喝了下去。
立文眯著眼睛,看到Laughing放到嘴邊的啤酒罐,作勢要搶。只可惜慢了一步,空蕩蕩的啤酒罐被Laughing順勢一甩,“哐哐”地滾到角落裏。
“幹嘛搶我的啤酒!”
“你有用錢買嗎?!你的啤酒!”Laughing還是忍不住,大聲朝立文喊了起來,“你看看你自己現在的樣子!還說要做大事!”
“……”立文找不到話語搪塞過去,只好用手背蓋在眼上。
 
良久。Laughing陪在立文身邊一聲不吭。
 
“我究竟什麽時候才能回到原來的生活。”立文聲音有些乾澀。
“我問了這個問題很久,可惜始終沒有答案。”Laughing依然是往常一樣,嘴角微微向上揚。
“這種要拋弃一切生活,真的很辛苦……我……”立文哽咽,泪水順著指尖慢慢留下。
“是因爲……李柏翹嗎?”
 
這個名字,能蓋過外面的一切噪音。
 
“你知道,那種無奈嗎?我只能叫他去結婚,只能祈求另一個人讓他幸福,還要搭著他肩膀,和他說著什麽狗屁好兄弟的場面話……”立文擦了擦眼睛。
可是眼泪能就此抹幹嗎。
“我明白。因爲我們都沒辦法用自己的雙手讓他們幸福。”
 
“Laughing哥?!”喇叭打開門,看見Laughing抬著立文回來不由得大吃一驚。
“還不快點讓開放我們進去,他很重耶。”Laughing故意作了一下踉蹌,嚇得喇叭馬上讓路。
 
“怎麽好意思啊,讓Laughing哥親自抬文少回來……”喇叭一手一杯熱茶,手臂上還搭著一條熱毛巾。
Laughing接過一杯熱茶放在桌面上,又拿下了喇叭手臂上的那條熱毛巾輕輕敷上立文的額頭,然後緩緩說道:“沒辦法啊,其他人要抬也抬個美女吧。剩下他,唯有我來咯,誰叫我是老大。”
“是是是,說得是。”喇叭蹲下來把茶杯小心地放到立文嘴邊,然後順勢扶著立文坐起來。可惜立文實在是醉得連靠著椅背坐的力氣也沒有,很快又倒回去了。
“算了吧,明天弄些酸梅湯給他就行了。今晚我都沒見他坐起來過。”Laughing揮了揮手,示意喇叭別白費心機了。
“唉……他醉倒沒關係,別麻煩到Laughing哥你嘛。”喇叭聽上去像是抱怨,但誰都看得出,他其實很心疼立文。
Laughing拍了拍喇叭的肩膀:“人不開心嘛,就是想逃避。不省人事挺好的啊,可能連夢都不用做了。”
喇叭有些用力地牽起了一絲笑容:“Laughing哥說得好像很有經驗似的,哈哈,不愧是老大。”
Laughing無奈的笑了笑,然後站起身:“有機會多陪陪他吧,少讓他見那些條子。”
“我明白了,我以後不會讓他再去見那班條子的!”喇叭馬上也跟著站起來,一腔熱血的回答道。
“有你這種好兄弟在,他起碼也不會那麽痛苦。至少也有個人照顧。”Laughing說完便走出了大門。
 
其實,其實就算Laughing哥不說,我也不想再讓你去見那班條子的。特別是那個叫李柏翹的。
喇叭低頭看了看這個睡得沉的兄弟。和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相比,是越來越瘦了。
那時候說起警察,喇叭都覺得一身的不舒服。那種滿腔熱血,滿口正義的人,一站出來就讓人掉一地鶏皮疙瘩。
可是文少沒有。第一次有警察會搭著自己肩膀說“努力做吧”。真是好笑,這不是勸誘別人犯罪嘛。
文少就是這麽一個人,永遠都直來直往,坦率真誠。和他在一起做人永遠不會有負擔,即使自己只是個小混混,還要是最低級的那種。
可是只要和李柏翹扯上關係,文少就會變得很讓人捉摸不定。換句話說,也就是讓喇叭覺得很陌生。
記得去年喇叭生日那天,文少本來前一天晚上就已經和自己說定了要找幾個妞和自己一起慶祝一下的,可是到了生日當天早上七點却打電話來,說要和那李柏翹走去釣魚,晚上趕不回來了。還有這次文少被人炒魷魚,本來就是那李柏翹的錯,可是不知道爲什麽,自從李柏翹找上門來說了一大堆廢話,加上在街上追著他們跑了好幾次以後,文少和他又好上了。
看吧,沒好上幾個月文少又變成這樣了。
 
喇叭用毛巾擦了擦立文的臉,發現眼角有著已經風乾的泪痕。
“柏翹……”立文忽然捉住了喇叭的手,呢喃著。
“神經啊你……人家要結婚了啊。”喇叭用另一隻手搭上了立文的手背。
 
“我今天帥不帥?”
“帥到爆,行不?”看著身旁的人反復對著全身鏡照來照去,好像比新娘子還要緊張,立文不禁笑了笑。
“不要開玩笑好不好,鐘立文先生。”柏翹嘆了口氣,這個兄弟從一開始就從來沒變過。
“我絕對是很認真的,李柏翹先生。”立文差點要舉起三根手指了。
柏翹又在全身鏡前走了一圈,然後拉了拉燕尾服的下擺:“那我走咯。”
“走吧走吧,錯過吉時就不好了,老人家說不吉利的。”立文推著柏翹走到門口,“今天沒有我做兄弟,你小心不要讓那些姐妹欺負了。還有,不要喝那麽多酒啊,你知道你喝多了就醉,新婚之夜嘛,當然不可以醉倒了,不行就讓別人替你擋著……”
“是是是,你什麽時候開始這麽囉嗦了?”
“跟了你那麽多年了,或多或少也傳染了一點。”
“不要賴在我身上,分明是你老了。”
“走吧你,還說。新婚快樂啊。”立文替柏翹打開了門,推了他出去。
“謝謝咯。”柏翹邊回答邊走向電梯。
 
泪水已經再也無法遏制。
我明明沒有把門關上啊。你爲什麽不可以回頭看看呢。你只要回頭看看,就看到我早已經爲了你把一輩子的眼泪都流幹了,把一輩子的心都傷透了。
 
“叮”。
電梯到達。
柏翹徑直走了進去。
 
沒有回頭。
 
于是那一次又一次的流泪,一次又一次的傷心,隨著酒精,流失在記憶的河流裏。
 
你終于明白了,他根本不會回頭了。

當初也是喜歡這個楔子喜歡得不得了,於是寫了兩個版本。
現在看來也依然覺得設定很萌,有種自己都感動了的趕腳……(我會不會太自戀了?
話說,依然是短篇吶……

過兩天再把藍獄版的放上來好了。
這個月比較忙,只能靠翻舊賬來維持更新了。

拍手[0回]

PR
コメント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プロフィール

HN:
好難取名字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話癆 古物大魔王 2.78次元星人
不吐槽會死 大齡女青年
偶爾寫寫坑爹的小故事
能睡絕對不要坐,能坐絕對不要站

最新CM

[09/25 好難取名字]
[05/02 su]
[03/20 川]
[12/03 momo]
[10/14 su]

留守番

ブログ内検索

アクセス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