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取名字好難

Home > > [PR] Home > 日常の内緒話 > 人生無非一場棟篤笑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人生無非一場棟篤笑

如無意外,現在黃先生的娛樂圈血肉史Ⅱ正在上演中。身爲昨晚的觀衆,我想我應該是笑了全場,却有點難過的。
我沒有粉絲們那麽的替他心痛或心酸,當他哽咽在臺上或是因觀衆的需求脫剩那件血衣而流鼻水的時候,我沒有發出任何一點“啊,不要這樣”之類同情或愛惜的聲音,甚至連想法也沒有。因爲大家都知道,其實每個人的一生,無非也就是一場棟篤笑。

爲何情有獨鐘于黃先生的棟篤笑,我想那是因爲他說的不再只有一些表面的情感,而是喚回了那些我們曾經很堅持却淡忘的事實。
比如說家庭,比如說夢想,比如說成長,比如說曾經的相信。

昨晚的黃先生說了一句老生常談的話:人不能沒有夢想。經歷過人生的風風雨雨,社會的磨練後,也許再聽到這句說話,大部分人會嗤之以鼻“是的,我知道啊,但其實我真的不清楚夢想是用來幹什麽的”。于是黃先生告訴了你,有夢想,哪怕是犧牲,你也可以理直氣壯地告訴別人,我是爲了夢想而犧牲了,沒有夢想,你的犧牲只能以金錢來衡量,數額多了,你可以稱之爲“死有餘辜”,數額小了,便謂之“抵死”。而人類十分奇怪,一個人的價值大部分要等到死後才能體現。有沒有人悼念,有多少人悼念,有沒有追思會,有沒有評論報章,總之,越多人知道你死了,你的人生就越有價值。而這些東西你生前或者從未得到過,當然死後也無法得知了。那到底這種價值要怎麽才能讓本人感受到呢?答曰:夢想。

又譬如說自由。黃先生說起他所扮演過最LV的角色:溥儀。這個角色最大的特點就是一生都是不自由的,一千場的戲裏面九百六十場都是在身不由己,剩下四十場是不用出場。但轉念一想,其實自己又何嘗不是身不由己。被迫要來這個鬼地方拍戲,被迫地要减肥,唯一比溥儀自由的是能換賓館。還是說人本來就是不自由的,所謂的自由,不過是學會從不自由之中選擇如何地不自由。

黃先生最後總結自己這二十年的娛樂圈生涯,用了一句話:以爲還在攀登夢想的高峰,誰知已在下山途中。舞臺的殘酷和娛樂圈的現實,讓他崩潰又站起來了。能把自己的辛酸變成一段一段的笑話,這是一個真正能闊達面對生命的人。

一千個人聽一首歌,能聽出一千種情緒。同理,一千個人聽黃先生的棟篤笑,也能聽出一千個道理。

只希望能有天能像黃先生一樣,擁有能把一切嗤之以鼻,一笑置之的心胸和睿智,面對這個殘酷的人生舞臺。 補記兩句金句:
成長,其實就系從有病到無得醫。
人生就系有咯同無咯既分別。當然,呢個唔系除左條褲就可以解決到既問題。

簡簡單單兩句話,足以發人深省。

拍手[0回]

PR
コメント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プロフィール

HN:
好難取名字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話癆 古物大魔王 2.78次元星人
不吐槽會死 大齡女青年
偶爾寫寫坑爹的小故事
能睡絕對不要坐,能坐絕對不要站

最新CM

[09/25 好難取名字]
[05/02 su]
[03/20 川]
[12/03 momo]
[10/14 su]

留守番

ブログ内検索

アクセス解析